大明闲人_第十八章:官和随从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八章:官和随从 (第1/3页)

  苏默垂头丧气的走出城门,身边还跟着三个人。呃,确切的说,是两个差役和一个道士。

  文书参赞,领救灾事务使。

  这是个官职名儿,不过苏默很怀疑,正经的大明官职中,是否有这个职称。

  这个古怪的职称的所有者,他的名字叫苏默,字讷言。

  在被无良的教谕大人很干脆的出卖后,苏老师只能捏着鼻子,把后世自己所知的一些救灾章程一一述说了一番。然后,便光荣的加入了大明的政府公务员队伍。呃,确切点说,是吏的队伍。

  官吏官吏,是分为官和吏两个等级的。

  官只能是朝廷授予。有制服有图章有工资和各项福利待遇,还必须要经过科举,嗯,就是大明的公务员考试。

  考试通过后,再经过政审,哦哦,就是吏部审核。再然后,综合考评能力后,补缺任职,这种的才叫官。

  吏呢?吏是官认命的,可以不经过上述繁琐的流程。工资当然是有的,福利待遇嘛,这个也可以有。当然了,这个福利待遇还有个别名,叫“赏”。

  至于制服啊、图章啊什么的,这个,好吧,这个真没有。如果有,国家也不承认。

  说白了,官和吏的分别,你可以理解为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。前者要被开除比较麻烦,要层层上报,然后核实查证,再有吏部执行。等级高一些的,甚至要最高领导人,就是皇帝亲自下旨才可。

  而后者呢,嗯,如同入职一样简单。只要招募你的人,也就是你的老板,轻轻挥挥手,你就可以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闪人了。

  而苏默,就是属于后者。

  对此,苏默觉得很受伤。前世老师这个职业好歹也算是正式编制啊,这咋到了大明朝,却越混越回去了,成了临时工了呢?这简直无颜再见江东父老啊。

  啥?不干?

  苏默倒是想不干来着。可是庞老板只是饶有趣味的看了他一眼,轻轻的一句“苏郎君可是吝于为国出力,不肯为本县分忧吗?”

  吓,帽子好大!还不等啥,这就已经不热爱祖国不支持政府了,苏默感到淡淡的忧伤。

  而下一句话,直接让苏默掩面而走,半点反抗的心思都没了。庞老板的原话是:“刚才好像听赵教谕说,你和田家抢女人?”

  不要活了!抢女人?这个帽子算是扣的瓷实了,教谕大人口口声声这么说,现在连一县之尊都这么说……

  这才叫黄泥掉到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
  再说了,那是抢女人吗?先不说这事儿原本就不是这个性质,就算是,那也是苏郎君被女人抢好不好。

  嗯,不对,抢这个词儿不确切,应该是逼!

  先是布谣言,然后制造舆论,进一步收买内奸,最后以死相挟。然后利用人家的善良,动了最歹毒的大招:以情动之!

  阴险,太阴险了!丢脸,太丢脸了!自己堂堂一个有为的穿越骚年,怎么就栽倒这样一个圈套里呢?

  苏吏员忿忿的怨念着,推本朔源,直指事源头。

  再看看身边跟着的这三个人……

  俩差役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,高瘦的叫张横,矮胖的叫李正。听起来倒是挺上口的,跟王朝马汉似的。

  照这么一说,苏吏员有比拟包青天的潜质。可人王朝马汉那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